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案例法规 » 案例法规 » 劳动工伤 » 被告人张某涉嫌贪污罪一案辩护词

被告人张某涉嫌贪污罪一案辩护词

浏览数量:26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9-03-15      来源:本站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之规定,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张某之亲属委托,并征得其本人同意,指派我们担任被告人张某的辩护人。通根过查阅卷宗材料、会见被告人及参加庭审,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的行为构成贪污罪不持异议,但对公诉机关认定的贪污数额持有异议,并认为被告人张某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现根据本案事实及有关法律规定,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求合议庭对被告人张某的行为量刑时予以考虑。
一、被告人张某涉嫌贪污的数额应为16481元
辩护人对某人民检察院**检刑诉[200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某贪污房租款59717.83元持有异议,认为应从公诉机关指控的59717.83元贪污款中减除出租房屋维修款12083元、水电亏损12083元、老李工资2000元、2005年房租结余款3700元、2006年房租结余款7370以及房屋维修预留款6000元,被告人张某涉嫌贪污的款项应为16481元。
(一)2004年1月至2006年5月,被告人张某至少支出出租房屋维修款12083元。
根据被告人张某供述,出租房屋系陈旧板房,维修率较高,其每年从所收房租中至少支出房屋维修费五六千元。被告人张某的这一供述有证人李某某、吴某、黄某某、曹某某、老李及相关租户的证言佐证。据此,被告人张某在2004年1月至2006年5月间,至少支出房屋维修费12083元(5000元/年÷12月×29月=12083元)。
1、证人李某某、吴某、黄某某、曹某某及老李等人证实每年维修家具厂房屋需要维修款5000元以上。
为了进一步查明案件事实,查清出租房屋维修情况,辩护人分别于2006年1月26日及2006年1月28日向原单位主任李某某、吴某、副主任黄某某、原出租房屋承包人曹某某及房租收取者老李调查取证,上述五人均证实出租房屋由被告人张某负责维修,维修费由张某从所收房租中支出,并证实家具厂房屋系破旧板房,维修率较高,每年仅维修费一项至少需要支出5000元。
1)李某某--原单位主任,2005年9月调任某区某局局长。
证人李某某原系单位办事处主任,其理应了解单位所属家具厂房屋出租、维修情况,其于2006年1月26日向辩护人证实出租房屋均系板房,需要经常修理,每年大约三、五千元修理费全部由张某从所收房租中支出(见李某某调查笔录)。可见,李某某的证言与被告人张某的供述基本吻合,而证人李某某作为国家公职人员,其证言较一般人更具证明力。
2)吴某---2005年10月下旬至2006年4月10日任单位主任,现任某区某街道办事处主任。
证人吴某于2006年1月26日向辩护人证实出租房屋都是板房,维修率较高,每年需修理费数千元(见吴某调查笔录)。可见吴某之证言与李某某的证言相吻合,亦与被告人张某的供述相印证,更进一步证实了被告人张某供述及证人李某某证言的真实性。
3)黄某某—1990年至2005年9月任单位副主任,负责经济、生服及统计办的工作。
证人黄某某原任单位办事处副主任,主管经济及被告人张某所在生服科。作为被告人张某的直接主管领导,其对被告人张某所负责的工作最为了解,亦最有发言权。黄某某于2006年1月26日向本辩护人证实张某负责收租的屋都是破旧板房,经常漏雨,每年至少需要修理费5000元以上,这笔支出全部由张某从所收房租中支出(见黄某某调查笔录)。其证言更进一步证实了被告人张某供述及证人李某某、吴某、黄某某证言的真实性。
4) 曹某某—1994年至2003年8月负责单位出租房屋出租工作。
证人曹某某在被告人张某之前负责单位出租房屋出租工作长达10年,其理应极为了解出租房屋维修情况。曹某某于2006年1月26日向本辩护人证实:其收租期间,每年支出出租房屋维修款5000元以上(见曹某某调查笔录)。其证言再次印证了被告人张某供述及李某某、吴某、黄某某证言的真实性。
5)老李—2003年底至2004年上半年替张某收取出租房屋及文化站片房屋租金。
证人老李曾替被告人张某收租有半年左右,其于2007年1月28日接受辩护人调查时证实:家具厂的房屋比较破旧,每年维修费得几千元(见老李调查笔录)。
2、部分租户证实家具厂房屋由被告人张某派人维修。
出租房屋的租户均证实,其所承租房屋由单位张某负责维修,租户不承担维修费用。卷宗材料显示,出租房屋21户租户中有14户称修过房屋或房屋由单位维修,其中租户陈广财、张勇友、同彦飞等人的房屋均维修过数次,而其余租户虽未对房屋维修情况做出说明,但原因在于侦查机关并未向其询问房屋修理情况。
辩护人提请合议庭注意:租户杨某某所承租房屋仅在2006年2月份的修房费用就高达1800元(见卷三,105页),可见每年全部租户的维修款将不止5000元。
3、关于出租房屋修理费的抵转问题。
辩护人注意到,公诉机关提供的2004年至2006年上半年的抵转登记表中有四张共计19742元抵转款系出租房屋维修款,那么这些所谓的房屋维修款果真用于修房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辩护人详细询问了被告人张某,其指出所谓抵转房屋维修款并非实际用于房屋维修,而是用于单位其他支出,仅以房屋维修费的名义入账。为此,辩护人于2007年1月26日走访了抵转登记表上的签批领导李某某、吴某,该二人均证实张某从未抵转过房屋维修款,单位为了方便入帐将一些其他支出以抵转房屋维修款的名义入帐(见调查笔录)。
(二)被告人张某曾向老李发放工资2000元左右。
被告人张某供称,其曾雇用老李收取出租房屋的房租及水、电费,其每月向老李支付工资300元,先后共向老李支付工资约2000元。为此,辩护人于2007年1月28日向老李核实 ,老李证实其于2003年底至2004年上半年期间,曾替张某收取房租及水、电费,张某每月支付其工资300元,共向其支付2000元左右工资(见2007年1月28日对老李调查笔录)。
(三)2004年1月至2006年5月,张某负责收租的出租房屋水、电费等亏损12083元。
根据被告人张某供述,出租房屋每年因水电费亏损、水电表更换及水管、电线更换维修产生五、六千元亏损。为此,辩护人亦走访了证人曹某某、吴某、黄某某等人,该三人均证实家具厂每年都有水电亏损,其中曹某某更是明确证实出租房屋每年水、电费亏损在五六千元以上(见调查笔录)。那么,2004年1月至2006年5月间,出租房屋水电费亏损、水电表更换及水管、电线更换维修的费用在12083元以上。
(四)房屋租金结余款11070元不应计入贪污数额。
被告人张某分别于2006年6月8日、2006年6月6日向单位财务科上交2005年房租结余款3700元及2006年房租结余款7370元,辩护人认为该部分款项不应计入贪污数额。
1、关于房租上交时间没有限制。
原单位主管领导李某某、吴某、黄某某等人证实:对于被告人张某将房租上交单位财务的时间,并没有明确的要求(见调查笔录)。时任直接主管领导黄某某更进一步证实,张某所收房租超过单位规定数额(家具厂52400元、文化站25000元) 的部分应结转下年使用(见卷二36页)。
2、被告人张某所收房租需支付维修费、水电亏损及其他支出,故其不可能“立收立交”。
由于存在租户一次交纳一季度房租或一年房租的情况(如租户杨树国于2006年2月一次性缴纳1年的房租10000元),而被告人张某收取这些租金后,又需从中支付出租房屋维修费、水电费亏损、水电表更换、水管电线维修、田某某的工资及单位一些其他支出(见抵转登记表)等,故被告人张某不可能将所收房租在短期内全部上交单位财务科。
3、被告人张某上交结余款的行为系交接工作,而非退赃。
单位主任边某某虽于2005年5月25日要求被告人张某交接工作,但并没有指定接收人员,故被告人张某仍然收取房租至2006年5月31日(最后一次上交房租款的时间为2006年5月19日)。此后,被告人张某开始逐步交接工作,并分别于2006年6月6日、2006年6月8日,将2005年、2006年房租收入结余款上交单位财务科,而此时被告人张某尚未被某区人民检察院传讯,亦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故该款项不能视为被告人张某贪污,其上交结余款的行为亦不能视为退赃行为。
(五)被告人张某上交的6000元房屋维修预留款不应视为贪污。
被告人张某于2006年6月8日上交房屋维修款6000元,辩护人以为该笔款项不能视为被告人张某贪污。根据前述分析,出租房屋每年仅房屋维修费支出高达五、六千元,而2006年2月份仅租户杨某某的维修费就高达1800元,那么被告人张某预留部分房屋维修款也是合情合理的,且该笔款项基本是被告人张某应付给于某某的房屋维修款(被告人张某欠付于某某房屋维修款约6000元),故该笔款项不能视为被被告人张某贪污。被告人张某于2006年6月初交接工作时,将该款项上交单位财务的行为亦不能视为退赃行为。
(六)辩护人提请合议庭注意:被告人张某应得4800元奖金,但从未兑现。
被告人张某到案后,始终坚持出租房屋片房屋由其承包,并适用单位对曹某某的聘任协议,根据该聘任协议,其只要完成协议规定的任务(即出租房屋上缴租赁收入52400元),即应得奖励2400元/年。那么张某是否适用曹某某所签聘任协议呢?为此,本辩护人走访了该聘任协议的当事方曹某某及原单位主任李某某、黄某某、吴某,该四人均向本辩护人证实,曹某某于2003年1月与单位所签聘任协议实为承包协议,张某延续适用曹某某的聘任协议,即承包房屋出租工作。那么根据该协议,只要被告人张某每年上交单位的房租收入达到协议约定的数额(家具厂每年52400元),其每年应得奖金2400元,但被告人张某至今从未获得过该笔奖金。对此,辩护人提请合议庭充分考虑。
1、证人曹某某证实出租房屋出租工作由其承包。
被告人张某始终主张其承包出租房屋片房屋出租工作,并认为虽没有专门的承包协议,但适用曹某某与单位所签聘任协议。为此,辩护人走访了该聘任协议的当事方曹某某,曹某某证实出租房屋出租工作由其承包,并证实其承包期间,每年获得2400元奖金,且该协议已经履行五六年时间(见曹某某调查笔录)。
2、证人李某某证实出租房屋出租由被告人张某承包。
证人李某某原系单位主任,其有权决定被告人张某是否适用曹某某聘任协议。李某某于2006年1月26日向本辩护人证实:被告人张某收取家具厂和文化站片房租适用对曹某某的聘任协议,张某上交房租只要达到协议规定的数额,每年应得奖励2400元,并证实从未给过张某2400元奖励(见李某某调查笔录)。
3、证人黄某某证实出租房屋出租由被告人张某承包。
证人黄某某原系单位副主任,由于其主管单位经济以及被告人张某负责的生产服务科,故其是被告人张某的直接主管领导,其亦有权决定被告人张某是否适用曹某某协议。其于2006年1月26日证实单位与曹某某所签聘任书,实质就是承包协议,曹某某退休后,由张某承包家具厂房屋出租工作,并继续延续使用曹某某的聘任协议(见黄某某调查笔录)。
4、证人吴某证实出租房屋出租由被告人张某承包。
证人吴某曾任单位主任,其于2006年1月26日证实张某承包出租房屋的房屋出租,其到任后提出延续以前的政策,被告人张某收取出租房屋房租达到单位规定的数额就可以了(见吴某调查笔录)。
二、被告人张某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应该从轻、减轻处罚。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可见,自首需要满足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两个条件。通过分析卷宗材料,本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张某具有自首情节,应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
1、自动投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1998〕8号)(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之规定,所谓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犯罪嫌疑人向其所在单位、城乡基层组织或者其他有关负责人员投案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本案被告人张某虽于2006年5月29日接受了某区人民检察院的第一次询问,但辩护人提请合议庭注意:此时被告人张某是以证人身份接受询问,而非讯问,且询问内容仅限于被告人张某是否承包房屋出租工作及房租收入情况,被告人张某均如实回答。可见,此时侦查机关并未掌握被告人张某的犯罪事实。在随后的11天时间中,即2006年6月10日以前,侦查机关并未传讯被告人张某,亦未对被告人张某采取强制措施,但被告人张某于2006年6月9日(即被采取强制措施前一天)主动向单位主任边某某交待了截留部分房租收入的犯罪事实。可见被告人张某在未被司法机关传讯,亦未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下,主动向所在单位负责人员--单位办事处主任边某某投案,其行为符合《解释》关于自首的规定。
2、如实供述犯罪事实。
根据《解释》第一条:“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之规定,构成自首的第二个条件系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即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本案被告人到案后,始终对其单位领导及侦查机关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交待了截留部分房租的犯罪事实,并没有任何隐瞒。
三、被告人张某具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
(一)被告人张某有认罪、悔罪表现,具有酌情从轻处罚情节。
投案后,被告人张某始终抱着悔改服罪的正确态度,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据讯问笔录,我们也可以发现,被告人张某在接受讯问时,也是积极、主动地交待案件的全部经过,没有丝毫隐瞒。在今天的庭审中,被告人张某又当庭表示认罪,且几乎未作任何辩解。辩护人恳请合议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之规定,对被告人张某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二)被告人张某积极退赔赃款,应依法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张某到案前,主动向单位退赔了其所截留的16400元房租,并一再表示如还有差额将继续补交,其积极退赃行为有效降低了被告人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辩护人恳请合议庭充分考虑这一情节,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四条: “被告人已经赔偿被害人物质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之规定,对被告人张某从轻处罚。
(三)被告人张某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不大,具有从轻处
罚的情节
虽然初犯、偶犯的概念在我国刑法中未明文规定,但在刑事政策中却屡屡提及,初犯与偶犯反映出行为人的主观恶性较小,再犯的可能性较小,应属于我国刑法之酌定从轻量刑的情节。本案被告人张某此前从未受过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系典型的初犯与偶犯,且其涉案金额较少,并积极退赔,其行为所反映的社会危害性较小。
辩护人提请合议庭充分考虑:被告人张某作为一个老党员,平时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认真完成各项本职工作,为某区经济发展做出了较大贡献(其任职期间,每年为某区完成引税290余万元、完成创收100余万元),且被告人张某由于表现优异曾两次获得九五奖章。现被告人张某已年老体衰,8个月的监禁生活已使其得到深刻的教训,故辩护人恳请合议庭充分考虑这些情节,对被告人张某酌情从轻处罚。
四、被告人张某具有诸多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具备适用缓刑的条件,故建议对其判处缓刑。
依照《刑法》第七十二条规定:“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可以宣告缓刑”,辩护人认为对本案被告人张某可以适用缓刑。
1、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对犯贪污罪的,根据情节轻重,分别依照下列规定处罚:(三)个人贪污数额在五千元以上不满五万元的,处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七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案被告人张某涉案数额不足5万元,依法可能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
2、被告人张某具有自首情节。
3、被告人张某贪污数额不大,社会危害性较小。
4、被告人张某自愿认罪、悔罪,并退赔所有脏款,有效降低了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
5、被告人张某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不大。
基于上述分析,本案被告人张某犯罪情节轻微,确有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确实不致于再危害社会,故辩护人请求合议庭对被告人张某宣告缓刑,以体现我国刑法罪刑相适应原则。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张某的罪行固然为法律难容,理应惩罚,但毕竟惩罚并非目的,适用刑罚是为了改造犯罪,而改造的难易则是由被告人的主观恶性所决定的。本案被告人张某具有自首、初犯、偶犯、自愿认罪及积极退赃等诸多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辩护人恳请合议庭从惩罚与宽大相结合的刑事政策出发,对被告人张某适用缓刑,以达刑罚之感化、教育功效,也有利于家庭的稳定、社会的和谐。

此致
某人民法院

辩护人:邢现忠

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

年  月  日 


首页

版权所有:Copyright by 2017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鲁ICP备19017715号-1

技术支持:山东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