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案例法规 » 案例法规 » 劳动工伤 » 王某某涉嫌诈骗一案辩护词

王某某涉嫌诈骗一案辩护词

浏览数量:62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9-03-15      来源:本站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王某某之亲属的委托,指派李震、邢现忠两位律师作为王某某诈骗案的一审辩护人,出席法庭参加诉讼活动。开庭前,辩护人多次到看守所会见了被告人,详细查阅了卷宗,开庭时又与公诉人就证据进行了质证,同时听取了被告人的自我辩解,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王某某主观上没有诈骗的故意,客观上没有实施任何诈骗行为,其行为不构成诈骗罪。理由分述如下:


一、王某某没有诈骗的主观故意。


王某某与刘增刚是多年好友,王某某爱好书画,之所以随从刘增刚去福建莆田,原因有二:其一是刘增刚的邀请,刘增刚告诉王某某其要去福建莆田作一项保函业务,要王某某陪同前往去玩。王某某并不关心刘增刚的业务,其并没有细问刘增刚的这笔业务,刘增刚也并没有和王某某商量如何一起去做这笔业务;其二,王某某作为当地小有名气的书画家,其乐于在各种场合通过与他人切磋写字画画,广交朋友。


(一)被告人供述和证人证言证实王某某没有诈骗的主观故意。


1、王某某供述:(p19)“我去福建莆田去写字玩去,到莆田后,找一个姓吴的写字,那个姓吴的还找了一个书法家我们交流了一下。”


2、王某某供述:“当时刘增刚、房铁军要给我印我是创新投资公司副总的名片,我没让他们印。”


3、郑华锋证言,“见过刘增强、方铁军的创信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名片,没有王某某的。”


上述被告人供述和证人证言说明王某某陪刘增刚前往福建莆田,并不是想帮刘增刚去作保函业务,其仅仅是想借机去玩,去写字画画。


(二)王某某与其他被告人之间并没有诈骗的共同故意。


1、刘增刚庭前的多次供述均称其并不知道崔伟给其提供的证明信以及后续制作的相关保函文书是假的,其也就不可能会告知王某某上述实情,故王某某对此并不知情,其与刘增刚之间并无犯意上的共谋,也即没有共同的犯罪故意。


2、崔伟在庭审中明确表示,王某某与刘增刚并不知道其出具去福建莆田考察的证明信是假的。


3、本案的一个重要被告人方铁军并不在案,其供述对于全面准确的认定本案,特别是王某某在本案中到底扮演何种角色意义重大,但方铁军的供述控方并未掌握。


上述被告人供述说明控方指控被告人刘增刚和崔伟同谋实施诈骗缺乏证据,更没有证据证明王某某与上述被告人共谋实施诈骗


综上,王某某主观上无意参与刘增刚、崔伟和郑华锋他们之间的保函业务;其也并未参与,控方没有证据证明王某某与崔伟、刘增刚共谋做假保函诈骗郑华锋的故意。


二、王某某没有实施任何诈骗行为


(一)控方指控王某某跟随刘增刚、方铁军到莆田市蓬兴事业有限公司郑华锋处考察并联系出具银行保函事宜,王某某实施了共同的诈骗行为无任何事实依据。


1、被告人供述可证实王某某未参与实施诈骗行为。


(1)王某某供述:“在福建莆田,我没有参与这事,都是刘增刚和姓郑的他们谈的,我都没有涉及业务的事。”王某某当庭也供述称其在福建莆田时只是和一个姓吴的切磋写字画画,刘增刚和郑华锋他们谈保函业务其并不在场。


(2)崔伟供述:(p31)“王某某没参与,当时我和刘增强商量如何作保函业务时王某某不在场。”“没对我介绍过王某某的身份。我光知道他会画画、写字,每次刘增强来办事他都跟着到乐陵来。”崔伟的供述可证实王某某上述供述的真实性。


2、相关证人证言也可证实王某某未参与实施诈骗行为。


证人陈伟、黄炳元、张劲奕证言:(2010年12月23日)“王某某我不认识。”上述证人证言可证实王某某并未参与刘增刚与郑华锋之间的保函业务。


(二)检方指控王某某向郑华锋索要担保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1、王某某之所以被牵扯进本案,主要原因是刘增刚向王某某表示其想使用王某某的账户接受汇款,王某某基于朋友情面,不假思索的就把账户提供给了刘增刚,刘增刚又将此账户告诉了郑华锋,郑华锋向王某某的银行账户汇了款,王某某又根据刘增刚的指示提现、转账。但至于郑华锋与刘增刚是如何商量的,为何要用其账户其并不知情;而且其与郑华锋只是一面之交,之间并无任何联系,何来“王某某向郑华锋索要担保费”?


2、对于郑华锋打入王某某账户内的资金,王某某均是按照刘增刚的指示提现或者转账,其并未想占用这笔钱。


三、控方提供的指证王某某参与实施诈骗的证人(被害人)证言是虚假证词,不具有可采性,应当排除。


(一)本案被害人郑华锋的前后陈述前后不一,应当排除。


1、本案被害人无视刘增刚向其出示的证明信,别有用心的出具假证言。


刘增刚、王某某和方铁军去福建莆田考察时,崔伟以德州商业银行乐陵支行的名义为他们出具了一份证明信,证明信表明王某某等三人均是创信国投公司的员工。虽然此封证明信后来被证明是伪造的,但在当时是非常具有说明力的。依照常理,当王某某等三人来到福建莆田,向接待方郑华锋出具此份盖有德州商业银行乐陵支行印章的证明信时(被害人的报案材料证实了这一点,刘增刚向其出示了这份证明信),郑华锋应当确信王某某是创信国投公司的员工。


但郑华锋却置此事实于不顾, 在其证言中指出:王某某多次自称其是德州商业银行分管法务的副行长(副总);刘增刚、方铁军也多次当着众人的面介绍王某某为德州商业银行分管法务的副行长(副总),而其自称对此情形深信不疑,却对刻有德州银行乐陵支行公章的证明信而视而不见,有违常理,明显在说谎。


2、被害人郑华锋的证词前后不一。


被害人郑华锋的两份证言涉及到王某某的身份问题,一次称听刘增强(刘增刚)说王某某是山东德州商业银行分管法务的王总,一次说刘增强(刘增刚)介绍王某某是山东德州商业银行副行长,分管法务。两份关键的证词前后不一,有自造假证之嫌,应予排除。


(二)证人李崇智的证言与郑华锋的陈述不一致,而且李崇智是郑华锋的好友,是郑华锋向控方提供的,其与郑华锋有较大的利害关系,理应排除。


证人李崇智作证说,他们(具体指谁,不清楚)介绍王某某是银行分管法律的主任,此证言与郑华锋的证言不一致。


(三)刘增刚的供述与王某某的供述相一致,证实郑华锋与李崇智的证言是虚假的。


在刘增强(刘增刚)的供述中,当侦查人员问其:“为什么别人讲王某某是德州银行的人”?刘曾强(刘增刚)答:“我没有”。此供述与王某某的供述一致,证实郑华锋的证言是虚假的。当侦查人员问:“2010年7月份,你们到莆田,和山西省委的人一起吃饭的时候,你怎么介绍王某某的”?答:“没有这事”。此证言与王某某的证言一致,证实李崇智的证言是虚假的。


综上,应当排除郑华锋、李崇智的虚假证言。



综上所述,王某某没有和刘增刚一起共同做这笔保函业务,更没有与刘增刚、崔伟共谋去诈骗郑华锋,同时,王某某也没有参与此笔保函业务。由于刑事诉讼的严格证据规则要求各证据必须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使得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达到确实、充分的要求,并排除一切合理怀疑。本案现有的证据无法证明王某某有诈骗的故意,也无法证明王某某有诈骗的行为,故辩护人请求合议庭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二条:“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做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之规定,判决宣告被告人王某某无罪。



此致


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


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


年 月 日

首页

版权所有:Copyright by 2017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鲁ICP备19017715号-1

技术支持:山东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