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案例法规 » 案例法规 » 劳动工伤 » 陈某劳动关系纠纷案分析—李媛媛

陈某劳动关系纠纷案分析—李媛媛

浏览数量:9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20-06-22      来源:本站

一、案件情况

2017年,XX饺子城与其员工陈某产生纠纷,XX饺子城于2017年11月1日诉至法院,陈某作为被告答辩,并提出自己的诉求,一审法院依法审理后,支持了被告陈某的主张,XX饺子城败诉。一审法院判决后,XX饺子城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中院,中院结合一审判决与原被告证据,组织了调解,在中院的组织下,XX饺子城与陈某就争议事项达成了基本共识,就争议事项达成了调解协议,中院根据双方达成的调解协议出具了民事调解书,内容如下:

一、原告于2018年9月30日之前支付被告陈某55000元。

二、如果原告不能按照第一条约定的时间支付上述款项,则另行向被告支付违约金10000元。

三、双方基于劳动关系产生的所有争议于本调解协议中全部解决,双方其他互不追究。

民事调解书生效后,原告XX饺子城支付了被告陈某55000元,被告陈某在收到原告支付的款项后,又思及工作期间,XX饺子城一直未给自己缴纳社会保险,遂于2018年11月23日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投诉,要求原告XX饺子城为其补交社会保险。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收到投诉后,积极调查发现XX饺子城确实一直未缴纳应缴纳的社会保险,遂勒令XX饺子城将应缴的社会保险费缴纳完毕,原告不服,提起行政复议。提出行政复议后,原告认为原、被告之间已经就劳动关系产生的全部争议一次性处理完毕,被告的行为属于严重的不诚信,如果被告坚持让原告为其补交社保,应当将原告支付的款项予以返还,并且根据调解协议支付违约金1万元。为此,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返还原告人民币55000元并判决被告支付给原告违约金人民币10000元,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认为:答辩人与被答辩人达成的调解协议中并未约定55000元的返还条款,该主张于法无据;答辩人与被答辩人达成的调解协议中并未约定答辩人的违约金支付义务,被答辩人主张违约金于法无据;被答辩人向答辩人支付的55000元,不包含社保费用,社会保险费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的受案范围,答辩人在与被答辩人劳动争议纠纷一案的诉讼请求中未主张社会保险费用。在中院的调解过程中,法庭及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及社保,双方在协商调解时未处理过社保费用纠纷事项。

二、案件结果

经过庭审,综合原被告双方的证据及控辩双方的意见,法院对被告的主张予以支持,原告败诉。

三、办案总结

在本案中,原被告已经就劳动争议问题达成调解协议,并由法院出具了明确的民事调解书,故本案中原告根据调解协议起诉被告返还赔偿金及支付违约金的请求,与调解协议的内容明显不符,该部分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明显不成立。本案最大的争议点是社保到底算不算在调解书中的“所有争议”中,由此争议点引出了几个问题,社会保险是否属于调解书中原告应支付的部分;社会保险属不属于调解协议中约定的所有争议互不追究的部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等可知,社会保险是社会保障的核心内容,属于强制性保险,法律法规对社会保险的缴纳要求严格,由行政机关管理,不属于民事部分。综合可知,XX饺子城的诉求根据不成立,欠缴的社会保险费应按照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的要求缴纳。

社会保险是对失去劳动能力的公民的重要保障,如果公司或企业不按照规定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员工将失去很多保障。所以,公司或企业应当按照法律法规,如实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这是公司企业的义务,也是社会稳定安宁的重要保障。

四、法律分析

(一)调解约定的费用是否包含社保费

《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五条:国务院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负责全国的社会保险费征缴管理和监督检查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社会保险费征缴管理和监督检查工作。明确规定了征缴社会保险费用是社保管理部门的职责。

《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七条:缴费单位必须向当地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办理社会保险登记,参加社会保险。第十条:缴费单位必须按月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申报应缴纳的社会保险费数额,经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核定后,在规定的期限内缴纳社会保险费。根据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为劳动者依法办理社会保险,故社会保险费的缴纳属于行政法规规定的强制缴纳的范畴。

第十三条:缴费单位未按规定缴纳和代扣代缴社会保险费的,由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或者税务机关责令限期缴纳;逾期仍不缴纳的,除补缴欠缴数额外,从欠缴之日起,按日加收千分之二的滞纳金。滞纳金并入社会保险基金。第二十六条:缴费单位逾期拒不缴纳社会保险费、滞纳金的,由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或者税务机关申请人民法院依法强制征缴。根据规定,用人单位如果不按规定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用,社保管理部门可依法强制征缴,并按比例收取滞纳金。

综上所述,社保管理部门与缴费义务主体之间是一种管理与被管理的行政法律关系,并不属于民事法律关系,由缴纳社会保险费引发的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的受案范围。

基于上述法律规定,答辩人在与被答辩人的劳动争议纠纷中提出了确认劳动关系以及支付工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要求。答辩人应该也只能通过劳动争议纠纷确认劳动关系后,再向社保管理部门主张补缴社保费用。

在本案中,原告与被告在中院达成的调解协议中约定,原告向被告支付55000元,该笔款项是在被告主张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8906元基础上达成的调解数额,属于赔偿金,并不包含社保费用。中院的调解笔录及调解书均未明示社保费用纠纷包含在该调解范围中,故原告支付的55000元不包含答辩人的社保费用。因调解协议中未对社保费用进行约定,故原告主张退还该部分费用并无法律依据,也与社保费用无关。

(二)社会保险的性质

   社会保险是指一种为丧失劳动能力、暂时失去劳动岗位或因健康原因造成损失的人口提供收入或补偿的一种社会和经济制度。社会保险的主要项目包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

社会保险计划由政府举办,强制某一群体将其收入的一部分作为社会保险费形成社会保险基金,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情况下,被保险人可从基金获得固定的收入或损失的补偿,它是一种再分配制度,它的目标是保证物质及劳动力的再生产和社会的稳定。

社会保障作为一种国民收入再分配形式是通过一定的制度实现的。我们将由法律规定的、按照某种确定规则经常实施的社会保障政策和措施体系称之为社会保障制度。由于各国的国情和历史条件不同,在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历史时期,社会保障制度的具体内容不尽一致。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为满足社会成员的多层次需要,相应安排多层次的保障项目。

一般来说,社会保障由社会保险、社会救济、社会福利、优抚安置等组成。其中,社会保险是社会保障的核心内容,其在整个社会保障体系中居于核心地位。另外,社会保险是一种缴费性的社会保障,资金主要是用人单位和劳动者本人缴纳,政府财政给予补贴并承担最终的责任。但是劳动者只有履行了法定的缴费义务,并在符合法定条件的情况下,才能享受相应的社会保险待遇。

(三)约定的所有争议互不追究包不包括社保争议

调解协议中约定“双方当事人之间基于劳动关系产生的所有争议互不追究”, 互不追究的争议不包含社保争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之规定,社会保险基金按照保险类型确定资金来源,逐步实现社会统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六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自行申报,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非因不可抗力等法定事由不得缓缴、减免。可见,按时足额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不仅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还关系到整个国家社会保险制度的资金来源。因此,社会保险费用的缴纳与否,不仅关系到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双方的利益,还关系到国家社保制度的利益,并不属于双方可以自由放弃和处分的权利义务范畴。

调解协议中约定“双方当事人之间基于劳动关系产生的所有争议互不追究”,应当适用于双方完全可以自由处置的权利和义务,如工资、带薪年休假工资等不涉及社会公共利益的内容。而对法律有强制性规定的权利义务,则不是双方当事人可以随意约定的。如《社会保险法》规定了职工应当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其中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由职工和用人单位共同缴纳相应费用,是国家规定的强制性义务,不以双方的约定而转移。

在本案中,因为社会保险费用的缴纳不属于当事人双方可自由放弃和处分的权利义务,所以当事人达成的调解协议不能免除用人单位为劳动者缴纳社保的义务,被答辩人有义务为答辩人补缴社会保险费,并不得根据双方达成的调解协议请求不予补缴社会保险费。

律师简介


李媛媛律师

李媛媛,中共党员,经济法学硕士,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家族办公室主任。
主要业务领域:公司法律事务、婚姻家事、财富管理与筹划。担任多家企业法律顾问,中国银行、民生银行、人保财险等金融保险机构代理律师,多家私人银行、保险公司特聘法律专家讲师。




请您留言

首页

版权所有:Copyright by 2017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鲁ICP备190177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