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案例法规 » 案例法规 » 人身损害 » 田某某涉嫌诈骗一审辩护词

田某某涉嫌诈骗一审辩护词

浏览数量:33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9-03-15      来源:本站

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法律规定,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田某某亲属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其辩护人。通过查阅卷宗、会见被告人及参加庭审,我们认为田某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现根据事实及相关法律规定,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公诉方指控被告人田某某利用中太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第一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太建设一分公司)的虚假身份、隐瞒事实真相的手段,骗取曹某某的信任,诈骗曹某某120元。公诉方的指控是否成立,首先要查清本案中田某某有无虚构虚假身份、隐瞒事实真相;其次是田某某是否故意采用伪造的中太建安公司印章与曹某某签订合同并出具盖有伪造的中太建安公司印章的收据;第三是要查清田某某收取的100万保证金的用途及田某某未能履行合同的真正原因;第四是曹某某另外支付的20万元性质和田某某是否真正取得了15万元。


一、被告人田某某是否虚构虚假身份、隐瞒事实真相


第一、有大量证据证明田某某挂靠中太建安(北京)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太建安公司)与中建国材绿色材料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并施工的事实。


1、中太建安公司给田某某出具的授权委托书(北京中建国材绿色材料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北京东方叶之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授权委托我公司田某某(项目经理),为通州区于家务镇中建国材建设基地项目负责人,代表我公司进行生产和经营管理。中太建安(北京)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雅辉,2008年6月25日),证实田某某负责于家务工地的工程。


2、2009年1月至6月份工地员工从田某某领取劳务费的部分收据,证实田某某的确在以中太建安公司的名义承包于家务工程,并且此工程一直进行到2009年6、7月份;


3、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内容有建设项目名称、位置、规模等,证实田某某以中太建安公司承包于家务工程是真实存在的;


4、北京潞运建设工程监理服务中心制作的部分监理日志、中建国材工程监理会议纪要和现场施工图片,证实田某某以中太建安公司的名义承包的于家务工程施工的事实;


5、中建国材致总包方关于安排中太劳务入场的1、2号函,证实中太建安公司负责于家务工程的事实。


第二、田某某先以中太建设一分公司与中建国材签订的合同,后改为中太建安公司。


1、温胜春的笔录:(检察院卷116页)田某某和王书君以中太建设一分公司名义和北京中建国材绿色材料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的合同,后又将工程变更到了中太建安公司的名下,有一份《公司变更承诺》证明;


2、田某某供述:(检察院卷11页)当时是中太建设一分公司的业务经理,先用中太建设一分公司的名义与中建国材、东方业之峰建筑装饰有限公司三家签合同,2008年7月,王书君脱离中太建设一分公司,成立了中太建安公司,其又用中太建安的资质与东方业之峰签订的工程协议。


第三、曹某某在签订合同缴纳保证金之前已经知道是中太建安公司在于家务施工,田某某并没有隐瞒真相。


1、根据曹某某的证言,在缴纳保证金之前,曹某某已经知道要与其签订合同的是中太建安公司,而不是中太建设一分公司,并且查看了相关资料;


2、曹某某在知道与其签订合同的是中太建安公司后,到于家务工地考察过,在确认了中太建安公司在工地施工的真实性后缴纳了100万元的保证金;


3、合同上的签章以及100万元的收据印章都是中太建安公司的印章,而不是中太建设一分公司。


综上,田某某在承揽工程时一直是挂靠王书君的公司,王书君脱离中太建设一分公司,成立了中太建安公司,田某某挂靠的公司也从中太建设一分公司变成了中太建安公司。田某某挂靠王书君的公司与曹某某签订施工合同,虽然违反了建筑法的相关规定,但此种情形在建筑行业非常普遍,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如果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出现纠纷,性质也是属于民事纠纷,存在违约或者侵权的一方应承担民事责任,而不是刑事责任。本案中,被告人田某某以中太建安公司的名义与曹某某签订合同,不存在虚构事实进行诈骗的故意;曹某某在签订合同缴纳保证金之前,已经实地考察过于家务工地,其对中太建安公司负责于家务工程的事实是完全知情的,田某某根本不存在隐瞒真相的问题。


二、关于田某某是否故意加盖伪造的中太建安公司印章与曹某某签订合同并出具盖有伪造的中太建安公司印章的收据问题。


1、温胜春的笔录:(检察院卷116页)问:曹某某和田某某合作的事王书君知道吗?答: 知道,田某某早就找过王书君。温胜春的笔录(检察院卷115页):准备签订合同时,王书君的会计李九柱在场,拿着收据去的,准备收这100万的保证金。


2、曹某某证言(检察院卷三卷4页):开始王书君说合同的公章是中太建安公司的,公司承担全部责任。第二次找到王书君后,王书君说合同是温胜春给他们造的,与中太建安无关。


3、田某某供述:每次其对外签订合同时,都需要事先征得王书君的同意,王书君派韩旭或者李九柱给其在合同上盖中太建安公司的印章,收据上的印章也是事先由他们盖好的。


4、徐章文、赵志敏、王建军证言:田某某对外签订合同所盖中太建安公司印章均由王书君派韩旭(真实姓名韩章扣)或李九柱到工地加盖。


证人李文彤(原名李萍)、赵志敏和韩德生当庭出具证言证实中太建安公司承包了于家务工程,田某某代表中太建安公司就于家务工程施工与他们签订过分包合同,合同上所盖中太建安公司印章是王书君派韩旭当场加盖,并当庭提供了合同原件。


5、控方提供的指控证据中,有一份印章同一性鉴定结论,证实田某某与曹某某所签合同以及田某某向曹某某出具的收据中的中太建安公司印章与王书君提供的印章不是同一枚,从而推断出前一枚印章为假章。此指控证据不足,不能成立。因为,所谓公司真正的印章,必须是经当地公安机关审核并在公安机关指定的刻章网点刻制并备案的印章。本案中,王书君提供的公章是否是其在公安机关备案的公章控方没有提供证据,也就是说控方不能证实此章是真章,在此情况下,控方将此章与其他印章做同一性鉴定而得出其他印章是假章的结论不能成立。而且,有多份证据以及证人证言均证实田某某代表中太建安公司与他人签订合同中的印章均是由王书君派韩旭或者李九柱加盖,此印章的真伪与田某某无关。


综上,田某某与曹某某签订合同及收取保证金的事情王书君是事先明知的,并且是在王书君同意的情况下田某某与曹某某签订的合同,而且,田某某所签合同以及收据上的印章也是由王书君派韩旭或者李九柱所盖。故,田某某并没有故意加盖伪造的中太建安公司印章与曹某某签订合同并出具盖有伪造的中太建安公司印章的收据,其并不明知上述印章为假,也不可能预见到王书君派人给其盖的印章会是假印章,而且中太建安公司的两套印章的真伪控方也并没有弄清楚。因此,控方指控田某某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加盖伪造的印章实施诈骗不能成立。


三、关于田某某对100万保证金的用途及不能履行合同的问题


第一、田某某将收到的曹某某的100万保证金全部用于于家务工地,其并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也并没有肆意挥霍。


1、田某某供述(检察院卷7页):我从这100万元中取出11万元支付了我工地管理人员的工资,转出80万元给天津北辰一个做钢材的商贸公司用于购买钢材,取出6万元支付了工地水电费,还买了一辆五菱面包车。


2、中国建设银行转账凭条一份:证明田某某将80万现款通过建设银行转给北辰一个商贸公司的管耀强,用于购买钢材。


3、田某某会见笔录:上述购钢材合同卖方违约,造成此合同不能履行,卖方退还了其79万钢材款,其把其中76.5万元归还了借李学的钱。其之所以借李学的钱,是因为其干于家务工程缺资金,所借资金全部用于于家务工地了。


第二、田某某不能履行合同,是因为中建国材不能向田某某支付工程款,导致田某某资金链断裂,田某某被迫停工,以致合同履行不能。


1、田某某供述:2009年7月因工程款问题与祁莹闹僵,祁莹要求王书君让田某某退出,将垫资材料单据报给王书君,还有北京东方业之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和中建国材;自己留有材料的办公室发生盗窃,被偷走,曾报案;


2、中太建安公司致有关部门的报告一份,证明中建国材不能向田某某支付工程款,导致工程被迫停工。


综上,田某某虽然使用了这100万保证金,有违收取保证金的初衷,但是,上述100万其几乎全部用于工程,其并没有个人消费,也并没有任意挥霍。公诉人指控田某某使用100万保证金的行为是诈骗于法无据。曹某某之所以最终没能进场,是由于中建国材不能及时给田某某支付工程款,导致其被迫停工,并最终导致田某某不能及时归还曹某某的100万保证金。由此可见,田某某不能履行其与曹某某签订合同并不是其事先有意为之,而是客观不能,田某某并无诈骗的故意。


四、关于曹某某另外支付的20万元的性质和田某某是否真正取得了15万元的问题。


第一、关于曹某某另外支付的20万元的事情


本案中,田某某代表中太建安公司承包于家务的建设工程,曹某某想从田某某那分包一部分工程,温胜春、王化光和许辉担当了中间人的角色,协调、斡旋于田某某和曹某某之间,想法设法想促成田某某与曹某某的合作,而且在他们的努力下,曹某某和田某某最终合作成功。他们付出了劳务,理所当然可以收取劳务费。他们既可以要求曹某某支付,也可以要求田某某支付。不管本案当中是曹某某主动给予许辉他们好处费,还是许辉他们要求曹某某支付劳务费,都是合情合理的。控方指控许辉他们与田某某合谋诈骗曹某某于法无据,不能成立。


第二,田某某不知道2009年3月份去德州时许辉、王化光、温胜春从曹某某手中另外收取了20万元。


1、田某某供述(检察院卷8页):2009年5月,曹某某和贺明到工地现场,问我是否知道给许辉20万元钱的事情,我说不知道,我问她给谁了,她说给许辉了。


2、曹某某的证言:自始至终没提到田某某是否知道许辉拿这20万元钱的事情。


第三、检方提供的两张收条上虽有田某某的签名,但疑点颇多,不能证实田某某真正拿到了15万元现款。


1、对于许辉从曹某某手中拿这20万元现款温胜春是否知情,许辉、温胜春的供述以及曹某某证言相互矛盾。


(1)曹某某的证言(检察院卷3第2页):许辉说,温胜春提出为保证考察顺利进行要20万现金。我准备好20万现金给许辉,当时王化光在场,许辉、王化光又把钱送到了温胜春的房间。然后电话叫我到温胜春的房间,我们一起大体谈了合同承包的范围。


(2)许辉的供述(检察院卷121页):第二天早上曹某某提着装着现金的纸袋进的我的房间。互相介绍了一下,曹某某他们又去温胜春、田某某的房间。


(3)温胜春的笔录(检察院卷118页):曹某某根本没进过我的房间。


曹某某的证言及许辉的供述证实曹某某到过温胜春的房间,而温胜春却极力否认,其目的是想否认这20万元钱与他有关系。


2、这20万元钱是曹某某主动提出给的还是许辉要的, 曹某某的证言与许辉的供述存在着矛盾,但能证明一点,田某某并不知道这20万元钱的事情。


(1)曹某某的证言:许辉说,温胜春提出为保证考察顺利进行要20万现金。我准备好20万现金给许辉,当时王化光在场,许辉、王化光又把钱送到了温胜春的房间。


(2)许辉的供述:是曹某某自己说的,她说准备了20万元,给我们5万元算是辛苦钱,另外15万元给田某某。


3、许辉和王化光供述一起把钱给了田某某,然后两人关于给钱的过程供述充满了矛盾。


(1)许辉的供述:王化光下车后到后备箱取出钱袋到田某某开的车旁边,数出15万元交给了田某某,我也到田某某的车旁边,把钱的来源和怎么分配又跟田某某说了一遍;


(2)、王化光供述:在我写条的时候,田某某在车里将一捆10万元的钱拆开,拿出5万元放进纸袋后把钱袋递给了我,我把字条和装这5万元的纸袋交给了许辉,许辉拿走自己的钱以后把纸袋有交给了我。


两人关于怎么把这20万元钱分开的细节都描述的非常细致,都在极力表明亲眼看到了田某某拿钱了,然而,至于田某某是怎么拿到钱的描述却大相径庭,这证明两人都在说谎。


4、许辉、王化光关于让田某某打收条的过程供述不一致


(1)王化光供述:写完这张条以后,我看了一下觉得不合适,因为写条之前我已经把装20万元(一共2捆,一捆10万)的纸袋从车窗递给了田某某,这张条上没有体现田某某拿了15万元。于是我又写了第二张。


(2)许辉供述:我看了内容以后,觉得内容写的五万元都是给我的,实际这钱是我和王化光的。所以我又让王化光重新写一张,王化光又写了“我从金光集团曹某某给付的劳务费二十万元整,在德州加油站交予田某某壹拾伍万元,用于于家务工地劳务费”证明人王化光、交付人许辉、收款人田某某,我们三个的名字都是自己分别签上去的。“用于于家务工地劳务费”这几个字是田某某让王化光写上去的。


关于第二张收条,王化光供述是自己感觉不合适,主动写的;许辉认为是许辉自己感觉不合适而让王化光写的,并明确提出“用于于家务工地劳务费”这几个字是田某某让王化光写上去的。许辉、王化光二人对收条的内容能倒背如流,而对第二张收条是如何出炉的却完全不一致。这只能说明二人在极力编造田某某收到15万元钱的假象。


5、关于田某某签字的这两张收条,还有许多违背常理之处。


(1)此两张收条中的任何一张均可说明田某某收了20万好处费中的15万,为何还要写两张字条?


(2)20万是曹某某给许辉他们的好处费,田某某作为建筑行业的承包商,其私自收取好处费的风险是明知的。其怎么还能心甘情愿的给许辉、王化光打收条,将自己违法犯罪行为的证据昭然天下?


(3)既然田某某打了收条,为何收条上连日期也没有?


(4)既然第一张收条田某某要求加上“用于于家务工地劳务费”,为何王化光在写第二张收条的时候不主动写上,还要等到写完后让田某某再加上这么一句话?


(5)温胜春、王化光、许辉促成田某某与曹某某签订合同的目的,就是为了从双方中挣取好处费,曹某某支付的100万保证金,温胜春一再要求田某某给其20万好处费,没能如愿;曹某某给许辉的这20万元,田某某不知情,许辉怎么还能主动给田某某?


田某某在供述中曾经提到温胜春许诺给田某某承揽唐山方面的工程,要求田某某替其承担20万钱的问题,上述许辉、王化光供述的种种矛盾以及许多违背常理之处,恰恰说明田某某不曾收到过这15万元钱,是温胜春他们为了洗清自己的责任而强加给田某某的。


综上,曹某某支付给许辉的20万元钱,田某某并不知情;同时,现有的证据无法排除合理的怀疑,不能证实田某某曾经拿到过15万元钱。


总之,田某某与曹某某签订合同并收取保证金的行为,是田某某实施的正当的、合法的民事行为,双方之间因合同的履行而出现的问题是经济纠纷,其既没有诈骗的故意,也没有实施诈骗的行为,公诉人指控田某某构成诈骗罪,既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证据加以证实。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都发布过严禁以公权力插手经济纠纷的通知,本案应通过民事诉讼的途径去解决。故,辩护人恳请法院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依据法律和案件事实,判决被告人田某某无罪,还其一个公道,以彰显司法的正义!

此致


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


辩护人:


请您留言

首页

版权所有:Copyright by 2017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ICP备19017715号-1

技术支持:山东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