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案例法规 » 案例法规 » 婚姻家庭 » 离婚后财产纠纷中的房改房分割问题探究—陈亮

离婚后财产纠纷中的房改房分割问题探究—陈亮

浏览数量:1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20-06-22      来源:本站

一、案情简介

(一)案件背景

孙某云与王某杨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10年6月7日协议离婚,并签订《离婚协议书》,约定如下:双方共有坐落在xx路20号的35号楼1单元202住房80平方米,孙某云支付王某杨人民币二十万元作为补偿,在签订本协议前交予上诉人。自本协议生效日起,王某杨自愿放弃对该房屋的所有权,房屋所有权归孙某云。

签订协议当日,孙某云向王某杨支付十万元款项并出具《欠条》一份,载明: “今欠王某杨离婚协议费十万元,2015年底还清。欠款人:孙某云。担保人:任xx。”后孙某云于2015年底之前另行支付王某杨十万元,以上共计二十万元。

后因房产证下发,孙某云发现涉案房产于2017年2月12日进行产权登记,房产证号:xx,但房产的所有权人为王某杨,共有权人为孙某云,权属取得方式为房改购房。据此孙某云作为原告向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诉讼请求如下:1、判决上述房产归孙某云单独所有;2、判决王某杨协助孙某云办理房产过户更名手续;3、王某杨承担诉讼费用。

经法院庭审调查,王某杨认可除离婚协议财产处理中约定的20万元补偿款,双方不存在其他债权债务关系。但王某杨关于孙某云支付的20万元款项的性质存在争议,孙某云主张该款项系房产补偿款,王某杨认可收到了孙某云20万元,但主张该款项系精神损失费。

为证实其主张,王某杨提交以下证据:遗嘱复印件、见证书复印件各1份、xx生平打印件1份,拟证实孙某云给王某杨的20万元是精神补偿。

经质证,孙某云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主张该组证据无法证明王某杨的证明目的,王某杨所说由于家庭情况特别优秀,需要孙某云给付所谓的精神损失费,与提供的证据截然相反。

(二)案件结果

法院认为,王某杨于离婚协议财产处理一栏中明确约定“夫妻共有坐落在xx路20号的35号楼1单元202一套80平方米的住房,孙某云支付王某杨人民币20万元作为补偿,在签订本协议前交予王某杨。自本协议生效日起,王某杨自愿放弃对该房屋的所有权,房屋所有权归孙某云”,该协议签订后孙某云共计支付了王某杨20万元补偿款。王某杨主张该20万元补偿款系精神补偿款,但并未提交双方关于精神补偿款的书面约定,且王某杨认可孙某云已支付的事实。双方除离婚协议中约定的20万元补偿款外,无其他债权债务关系。因此,孙某云支付的20万元应认定为离婚协议中约定的对房产的补偿款。

双方离婚时并未取得涉案房产的所有权,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

王某杨、孙某云于2017年取得了涉案房产的所有权,故双方在离婚协议中的约定为有效。孙某云已经支付了相关补偿款项,现孙某云要求依据离婚协议的约定确定涉案房产归孙某云所有,由王某杨履行协助变更登记的义务,该请求于法有据,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如下:一、位于xx路20号35号楼1-202号的房产(房产证号:xx)归孙某云单独所有。二、王某杨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协助孙某云办理房产产权变更登记手续。案件受理费200元,由王某杨负担。之后王某杨上诉至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孙某云继续委托本所陈亮律师代理二审程序,双方均没有提交新证据。二审法院对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属实,并予以确认。

二审法院判决如下:一、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二审案件受理费13520元,由王某杨负担。

       二、法律分析

(一)争议焦点

1.事人双方在离婚时对涉案房屋的处分的约定是否具有法律效力。

2.20万元的履行方式及实际履行过程与协议约定“孙某云在签订本协议前交与王某杨”有所不同,是否影响协议效力。

3.王某杨主张其收到孙某云所支付的20万元系涉案房屋补偿款还是精神损失费的问题。

(二)法律适用

1.针对争议焦点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规定, “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就本案而言,首先,王某杨与孙某云虽在离婚时未取得房屋的所有权,但因其二人在婚姻存续期间参加单位房改,后按照国家的房改政策、经有关行政机关审核并缴纳了相关费用,取得该房屋的所有权,故当事人双方在离婚时对涉案房屋的处分的相关约定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其次,当事人双方在离婚协议中明确约定房屋的归属及补偿问题,因该房屋的居住使用权及所有权均属财产性权益,故对该物权纠纷可以依照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予以解决。

2.针对争议焦点2:

离婚协议主要内容为“孙某云支付王某杨人民币二十万元作为补偿,”而“王某杨自愿放弃对该房屋的所有权,房屋所有权归孙某云”,相关20万元的履行方式及实际履行过程与协议约定的“孙某云在签订本协议前交予王某杨”有所不同,但该履行方式的改变并不必然影响该协议的效力,且当事人双方在协议后又进行了协商,并以欠条的方式予以实际履行,另在庭审过程中,当事人双方也均对王某杨已向孙某云支付了20万元的事实予以认可。 

3.针对争议焦点3:

王某杨主张孙彩云支付的20万元是精神赔偿费,而非涉案房屋补偿款,其对该主张及相关20万元的性质依法具有举证证明的责任和义务,但王某杨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且孙某云对支付精神赔偿费20万元的事实不予认可,其辩称已经履行《离婚协议书》的约定,其中,《欠条》的“离婚协议费”与《离婚协议书》中的补偿款名称虽有不同,但两者并不矛盾,经法院审查,该协议费、补偿款的履行方式、交易习惯与日常生活经验也不相悖,故孙某云已基本完成了其应尽的举证证明责任,而王某杨应承担举证不能的相应法律后果。

        三、办案总结

(一)案例分析

本案虽是离婚后财产纠纷,但涉案房产系参与国家房改优惠政策下的产物,涉及的法律问题更值得分析和探讨。因房改房政策规定职工以成本价购买的房产在一定年限后才能归职工个人所有,于是案中孙某云与王某杨(二人均在同一单位)在离婚时未取得房产的所有权。

根据《民法通则》关于所有权的规定和《婚姻法》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的规定,尚未取得所有权或者尚未完全取得所有权的房屋,无论是在缔结婚姻之前,或者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既不属于夫妻个人独有财产,也不属于夫妻共同所有的财产,因此,即使当事人对房屋所有权的归属和分割作出约定,该约定也不发生法律效力。

当然,就此案而言,双方当事人是可以就房屋的居住、使用以及以后房屋所有权的取得、归属协商解决的,如果就上述方面的问题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人民法院只可就房屋的居住、使用作出判决,而不能对房屋所有权的归属进行判决。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解释(二)》第21条就规定,离婚时尚未取得或者尚未完全取得所有权,当事人协商不成的,人民法院进行财产分割时不宜判决房屋所有权的归属,应当根据实际情况判决由当事人使用,前款规定的房屋取得完全所有权后,当事人如果有争议,可以另行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二)意见建议——离婚案件中房改房的处理应遵循的原则

鉴于房改房案件的特殊性,又由于立法的相对滞后,使得离婚案件中房改房的处理问题缺乏相应的配套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作有效的调整,此时,强调法院遵循必要的处理原则以正确、合理地解决纠纷,无疑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1.有利于推动国家城市住房制度改革顺利发展的原则。现行的房改房既区别于原有传统的福利分房,又不同于商品房。因此,对于能促进房改发展的,依据有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的精神,就要大胆立案、审理,依法予以保护;凡是妨碍房改深入发展的,不应予以保护。
    2.照顾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原则。根据我国的《婚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有关规定,处理离婚案件时,在男女双方同等条件下,应特别保护妇女的权益。涉及房屋及其他财产的分割时,要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健康成长,对抚养子女方予以照顾。
    3.保护产权人合法利益的原则。审判中,我们既要注意保护职工个人的产权利益,使职工所享有的产权得以依法转让、出租、抵押和继承,同时,又要注重保护售房单位的产权利益,并充分考虑售房单位的意见,以利于把问题处理好。比如,职工以标准价购得的部分产权房屋中,售房单位享有一定的产权比例,也是房屋产权的共有人,其权益不容侵犯。
    4.方便生活、减少矛盾的原则。住房制度改革的目的是切实解决群众住房困难,满足居民的住房要求。人民法院在处理案件时,应对实际需要住房的人予以优先照顾,尽量减少因离婚而导致一方无房居住的情况出现。对住房的分割究竟采用何种方式,应防止因房屋分割给当事人的生活带来不便而增加新的矛盾,甚至导致矛盾的激化。

      四、心得体会

通过此案,对房改房的具体分割处理问题有了更深的体会。对夫妻一方以个人财产出资购买婚前承租或者婚后承公有房屋并登记在个人名下的房屋,尽管该房屋为个人所有,但由于购买的承租房屋为实行房改政策的公有房屋,该房屋的出售及其价格的计算都受到国家房改政策的调整。因此在离婚财产分割处理此类房屋时还要进行特殊处理。按照《国务院关于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决定》职工按成本价购买公有住房,每个家庭只能享受一次,职工购买现已住用的公有房屋的,售房单位应根据购房职工建立起住房公积金制度前的工龄给予工龄折扣,此外还要综合考虑职工的职务等因素。可见,按房改政策出售的房屋价格不是单纯的房屋市场价格,该出售价格中包含了夫妻双方的工龄折扣等福利待遇。如果该承租房屋由夫妻一方按当时购买价以个人财产购买并作为个人财产处理对另一方显属不公,因此分割处理此类房屋时,可在认定房屋为个人财产的前提下,全面考虑夫妻各方在该房改房中所体现的福利优惠,按照房改政策将夫妻各方的工龄、职级等因素在房改房出售价格中的比例予以折算,即将隐含在房改房价格中的福利政策具体物化,给对方相应的适当补偿。

对于夫妻共同所有房屋,在分割时应当按照《婚姻法》 、《妇女权益保障法》的规定,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尽量将房屋分割和子女抚养结合起来以体现出对妇女儿童权益的保护。对审判实践中出现的夫妻就福利政策房屋的价值及归属无法达成协议而产生的纠纷如何具体处理,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解释(二)》区别三种情形分别作了明确的处理规定: (1)双方均主张房屋所有权的,竞价取得,由出价高的一方取得房屋所有权,同时由取得房屋所有权的一方给予另一方相应数额的补偿。(2)只有一方主张房屋所有权的,人民法院可以委托评估机构对房屋按市场价格作出评估,由取得房屋一方给予另一方相应的补偿。(3)双方都不主张房屋所有权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申请将房屋拍卖,就所得价款进行分割。

综上所述,随着市场经济的建立和发展,我国城市住房制度改革日趋深入,以房改优惠价购买已承租公房全部或部分产权的家庭越来越多,由此产生的离婚纠纷也日渐增多。对此,作为律师需全面学习相应的法律法规外,还应深入了解与之相关的国家政策等文件,为当事人提供明确可行的建议,以切实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请您留言

首页

版权所有:Copyright by 2017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鲁ICP备190177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