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案例法规 » 案例法规 » 房屋买卖 » 夏某涉嫌过失致人死亡辩护词

夏某涉嫌过失致人死亡辩护词

浏览数量:16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9-03-15      来源:本站

(夏某某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一案)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法律规定,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本案被告人夏某某亲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夏某某的辩护人,出席今天的法庭。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夏某某犯有过失致人死亡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罪名不能成立。下面辩护人根据这一观点进行如下论证:

一、检察机关指控夏某某犯有过失致人死亡罪的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本案重大事实即被害人死亡原因并未查清。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六条规定:公、检、法三机关进行刑事诉讼,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事实是正确适用法律的基础,只有首先做到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才能做到定性准确,量刑适当。那么本案指控夏某某犯有过失致人死亡罪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充分呢?答案是否定的。综观全案,公诉机关所出示的证据体系表明,本案中的控诉证据主要有以下四组:

1、被告人供述;

2、鉴定结论(2份);

3、被害人妻子的陈述;

4、证人证言。

辩护人认为:上述四组证据不能支持公诉人的控诉。辩护人对这些证据做如下分析:

(一)被告人供述 

根据证据学原理,被告人供述属于直接证据,最能够证明案件的真实情况。在本案中,虽然被告人夏某某并不否认被害人最后轧在他的车辄印痕里,但他并不知道被害人怎么会突然被压死在车辙里。案发当日,由于被告人是第一次去料场拉料,所以为了考察地形,他是顺着车辙印上的车,就在他上车之前,并未发现车辙附近有任何人,更准确的讲,他连打架的过程都不知道。(证人周某某、张某包括打架者本人邢某某等均证实,打架之事确实存在。)根据法庭调查证明,被告人到料场后半小时开始倒车卸料。他不知道发生了打架之事,这只有一个可能,即打架发生在他去材料场之前,他到料场时打架已结束。正如同周某某、张某的证言一样:“在看完打架,回宿舍半小时之后,听说人轧死了。”既然半小时之前已打完架,人也被打倒不动了,为什么半小时之后死者居然跑到车辙里,这只有一个可能:被害人被打死(打晕)后,被人拖进车辙里。

所以,被告人虽然证明了最后被害人轧在车辙里的结果,却不能证明被害人死亡原因,也即被告人的供述不能证明是由于他自身的行为而导致被害人死亡这一结果。

(二)鉴定结论

通过二次开庭,辩护人发现很多疑点。

被害人身上有多处伤痕,鉴定结论虽然认定是车祸所致,但并不能合理排除其他致死原因。因为证人钟某某的证言证明三个人殴打被害人,打倒、站起、又打倒,所以被害人有被打死的可能性。即在被轧之前,有已经死亡的可能(邢某某去医院时就说人已死了)。另外鉴定结论只能证明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它是间接证据,不能证明案发的全过程,也不能直接证明被告人夏某某有罪。

(三)被害人妻子、兄姐的陈述

被害人亲属均怀疑被害人是先被他人打死后拖至车辙里的,他们均有理有据的阐明了怀疑的原因。他们的证言,更是排除了被告人犯罪的可能性。

(四)证人证言

辩护人经认真分析了本案的证人证言,可以高度概括得出如下结论:

即:被害人是先被打死(打晕)后,真正致害人为掩盖真相把被害人拖至车辙里,被告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倒车在尸体上轧过去,从而制造了一个倒车轧人的虚假现场。

对此人命关天的大案,辩护人决不会信口开河,主观臆断。证人钟某某、张某亲眼目睹了三、四个人在大车轧过去之前的半小时殴打被害人,打倒后站起来又打,往黑地方拖这一情况。同时证人张某某两次证明听到刘某某说人是被打死的,不是被轧死的(这不可能是空穴来风)。

事实证明,有证人证明送邢某某去医院回来后听说人被轧死了(去医院回来最少也要半小时),最为重要的是,真凶邢某某、霍某某等对打架之事供认不讳。虽然他们闪烁其辞,但数份证言足以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能够证明被害人是被打死后拖至车辙印痕里,如果不是夏某某所为,也还会是王君、李君、马君所为,因为卸料地点是固定的,料车必定要经过固有的车辙印痕,所以不论是任何人开车都是一定要从其身体上压过去的,因为真凶已制造了现场。

由于此事案发于2001年9月22日,到对凶犯邢某某等调查讯问已是2003年11月。所以侦查的时机已错过。长达两年的时间里他们已知道如何逃避法律,辩护人无意追究邢某某等人的刑事责任,但如果不查明真凶,受害人地下不能瞑目。同时被告人也将无辜受牵连。

所以通过以上分析,证人证言不但不能证明公诉机关的控告,反而证明被告人没有构成犯罪,无辜受牵连多年,同样是本案的受害人。

二、退一万步讲,真如邢某某所言,他们在打架过程中,被害人被被告人的车轧死,被告人亦不构成犯罪。

1、被告人 无主观过失。

根据我国《刑法》233条之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罪是因过失而致人死亡的行为。本案中被告人被指控为疏忽大意过失犯罪。但根据刑法理论,疏忽大意是指应当预见危害结果的发生,由于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那么,判断行为人是否应当预见的不可缺少的两个方面是:

(1)是有责任有义务预见;

(2)是可能预见。

这需要把行为人的认知水平与行为时的客观环境结合起来考虑,案发时被告人自身的能力、环境和条件是否能预见危害结果对定性至关重要。辩护人认为:综合本案的案发时间和环境,被告人根本不能预见,也无法预见危害结果的发生。案发的时间是晚上10:30分左右,地点是封闭严格限制他人进入的料厂内(并非是乡间小路或公路)。在这样的时间、地点,被告人根本不可能预见在附近,会突然出现两个打架的人,尤其是他在上车之前已经顺着车辙印查视了一番,当时还没有人。上车到下车之后仅仅一分钟的时间,怎能突然会出现两个打架的人呢。 

我们都知道,对行为人来讲,即使一般条件下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但特殊条件下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却不能预见危害结果的发生。比如在白天,公路旁,砍树,砸死人,可能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晚间,庭院旁,砍树,砸死人,就不够成犯罪。

2、被告人客观上无疏忽大意的行为。

(1)被告人开车前已经察看了地形;

(2)被告人启动大车时,警示铃自动开启,警示铃边响边倒车;

(3)被告人在倒车时也探出头观察了车后情况;

(4)被告人在倒车过程中开车时速始终不超过5公里/小时,车速很慢。

上述行为足以证明被告人作为司机已经尽到了应尽的注意义务。

我国刑法关于犯罪构成的理论是建立在主客观辩证统一关系基础上的,既反对主观归罪,更不能客观归罪。本案中,仅凭最后受害人被压死在被告人车下这一结果,就客观结果归罪显然是有悖于刑法的犯罪构成理论。

综上:被告人主观无犯罪过失,客观上亦无疏忽大意的行为,故不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由于不法者恶意伪造案发现场导致被告人无辜受牵连,两次被起诉指控。所以请法院明察秋毫,判决被告人无罪,还无辜人清白。

以上意见敬请法庭评议案件时予以考虑。 

此致


请您留言

首页

版权所有:Copyright by 2017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鲁ICP备1901771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