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业团队 » 京师动态 » 关注 » 离婚协议中将财产赠与子女的条款能否撤销、子女是否具有独立的给付请求权

离婚协议中将财产赠与子女的条款能否撤销、子女是否具有独立的给付请求权

浏览数量:47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9-09-17      来源:本站

案情简介:
案情简介:

    X先生与Y女士于2013年结婚,婚后贷款购买房产一套,并将该房产登记在Y女士名下,双方共同还贷。2014年,双方育有一子Z。2017年,因双方感情不和,协议离婚。双方在《离婚协议》中约定“将夫妻双方共同共有的房屋赠与儿子Z,所有权归属Z,Y有居住权,无买卖权。Y与Z未经X先生同意,不得进行买卖,私自买卖视为无效”,房贷约定由Y女士进行偿还。后Y女士与X先生因儿子Z的抚养问题发生争议,Y女士与X先生电话中明确表示要将涉案房屋出卖,带着儿子Z去北京生活。

    X先生得知Y女士已有男朋友,为避免Y女士独自出卖房屋损害儿子的利益,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赠与,分割房产。



争议观点:
争议观点:

    在本案中,针对X先生的诉求,存在两种争议焦点:

    第一种观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本案中,X先生与Y女士的夫妻共同共有的房屋仍登记在Y女士名下,并未过户给儿子Z,而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28条,公民之间赠与关系的成立,以赠与物的交付为准。不动产的交付以登记为准,赠与财产的权利并未转移,故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X先生主张撤销赠与、分割房产于法有据。

    第二种观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九条: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者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本案中,X先生与Y女士的《离婚协议》并不存在欺诈、胁迫情形,故不应当支持X先生的诉讼请求。


最高院案例及部分高院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4日公布婚姻家庭典型案例认为:在离婚协议中双方将共同财产赠与未成年子女的约定与解除婚姻关系、子女抚养、共同财产分割、共同债务清偿、离婚损害赔偿等内容互为前提、互为结果,构成了一个整体,是“一揽子”的解决方案。如果允许一方反悔,那么男女双方离婚协议的“整体性”将被破坏。在婚姻关系已经解除且不可逆的情况下如果允许当事人对于财产部分反悔将助长先离婚再恶意占有财产之有违诚实信用的行为,也不利于保护未成年子女的权益。因此,在离婚后一方欲根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单方撤销赠与时亦应取得双方合意,在未征得作为共同共有人的另一方同意的情况下,无权单方撤销赠与。

    浙江高院在2016年6月27日发布的《审理婚姻家庭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中第10条: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八条、第九条规定,除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之外,当事人请求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不能予以支持。离婚协议涉及身份关系,各条款内容相互关联,如双方约定将夫妻共同财产赠与子女,该条款作为离婚协议的组成部分,夫妻双方应实际履行。离婚后夫或妻一方反悔,请求撤销赠与的,一般不予支持。

    江苏高院2019年7月18日发布的《家事纠纷案件审理指南(婚姻家庭部分)》第36条:离婚协议是夫妻双方权衡利益、考量利弊后,围绕婚姻关系解除而形成的一个有机整体,各项内容既相互独立,又相互依存。因此,离婚后赠与人以赠与财产权利尚未转移为由申请撤销离婚协议中涉及对第三人赠与条款的,不予支持,但符合《婚姻法解释二》第九条规定情形的除外。

    浙江高院2016年6月27日发布的《审理婚姻家庭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认为:夫妻一方要求另一方履行离婚协议中对子女的财产赠与约定的,可以另一方为被告、子女为第三人提起诉讼。受赠子女也可起诉要求履行。江苏高院2019年7月18日发布的《家事纠纷案件审理指南(婚姻家庭部分)》认为:离婚协议约定将特定财产赠与第三人,离婚后夫妻一方不履行给付义务,夫妻另一方可以起诉主张其履行。受赠人非离婚协议一方,仅为赠与条款的受益人,并无独立的给付请求权,其起诉主张夫妻一方或者双方履行给付义务的,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


笔者观点

    综上,X先生与Y女士在离婚时签订的《离婚协议》是夫妻双方为解除双方的婚姻关系以及离婚后处理子女抚养、夫妻共同财产和债权债务问题而订立,是基于婚姻家庭的身份关系所订立的协议,双方在离婚协议中对房屋所作的财产处理,与双方解除婚姻关系、子女抚养等条款构成离婚协议的整体,密不可分,关于房屋归子女所有的约定依附于双方婚姻关系的解除,带有身份关系性质,不同于单纯的财产赠与。离婚协议书是夫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没有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协议履行,X先生无权要求撤销赠与。
    那么针对上述赠与,受赠子女是否享有独立的给付请求权?涉案《离婚协议》中约定将房屋赠与子女实则为为第三人利益合同,何为“为第三人利益合同”?简单说,即当事人一方,约定他方向第三人给付,第三人因之取得直接请求给付之契约。本案中,离婚协议的主体是夫妻双方,互为立约人与受约人,双方就婚姻关系、财产分割、子女抚养问题达成的协议属于复合式的基础协议;其次,夫妻双方有为第三人创设权利的共同意思表示,即第三人利益约款,约定将共有的房产赠与子女,使子女纯粹受益,而子女却非该离婚协议的当事人;再次,夫妻双方之所以同意将本属于自己的财产份额赠与子女,原因或是基于与子女间的亲情考虑,或是顺利解除婚姻关系,免于为共同财产分割成为解除婚姻关系的绊脚石。因此,受赠子女得依据离婚协议中的赠与条款对夫妻一方或双方享有直接、独立的给付请求权,可以以自己的名义主张权利。


供稿律师:薛永红

请您留言

首页

版权所有:Copyright by 2017北京市京师(济南)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 鲁ICP备19017715号-1